放飞自我

这儿笃梁离
all庄all叶all耀主食
最近all庄only,写文极度我流,吹子休上天的那种

【all庄】Magic(1)

hp梗注意!
ooc注意!
我流注意!
狗血注意!
人人都爱庄周注意bu
下一章放小子休

李白讨厌下雨天,尤其是一连好几天没完没了地下。
就比如,现在……
他隔着孤儿院的铁窗,望着被雨模糊的世界。初春的寒意钻进了孤儿院配发的薄被中,如附骨之蛆,他怎么也逃不了也哪儿都去不了。
李白是个很漂亮的孩子,也曾有人家领养过他,可是他身上总是发生着接二连三的怪事,比如他会在半夜莫名其妙地消失在床上却出现在屋顶上……
光是这一件事就把他的领养家庭吓得够呛,连忙把他送回来了。他讨厌着这样的怪异,更讨厌着旁人看异类般的眼神。
如果……如果我能控制这种事情就好了……
李白脖子上的项链微微发烫,那是他所谓的父母留给他的唯一遗物...

【弈庄】弈梦(续)

其实在梦中子休就像阿尔法狗的存在啦xx
但奕星是阿尔法狗零bu
ooc注意,我流注意
应该还会有后续的bingbu

奕星未将这挑战记在心上,在大唐已经鲜少有人能与他势均力敌了,年少成名的荣光让他下意识地轻敌了。

但随着棋局的推进,他的脸色逐渐凝重了起来,反观对面那人,依然是风轻云淡。

这人的手法不似从前每一本棋书上记载的,在规则之中又在规则之外,每看似毫无关联的一步都会在之后连成一片,狠狠地扼住他棋子的咽喉,给他致命一击。

奕星感到有些棘手但更多的棋逢对手的兴奋,随着对方最后一子的落下,他知道自己输了。

抱着轻敌的念头下棋,从一开始就输了,但奕星感到自己似乎触到以往从未有过的领域,重新找到了自己棋艺进步的方向...

【弈庄】弈梦

吃我弈庄安利x
争做all庄邪教头子bu
ooc注意,我流注意
不知道会不会有后续

弈星走过长长的抄手回廊,忆不起自己曾见过这样一座院子,这是他的梦,但他却无法控制自己梦的走向。

回廊通向的是一片池塘,正是盛夏时节,荷花开得正好,奕星倒觉得身上这套衣袍有些多余,水中有一座小亭子,待他走近才发现已有人在此等候。

那人修长的手指正执着一枚黑子,专注地盯着面前的棋盘。奕星细细打量了一番,无论是棋盘还是棋子都是质地上乘的玉制的,这人也生的分外好看,在这似真似假的梦中,让奕星想到了不识人间烟火的仙人。

奕星忍不住凑过去看,已是残局,但更可见下棋之人技艺精湛。他不觉手痒,鬼使神差地执起一颗白子按了下去。

“啪嗒—”惊动了...

已经不知道自己欠了多少文了唉
慢慢写吧

不知为什么
总喜欢把新出的英雄和子休拉
奕星x庄周
明世隐x庄周
是不是没救了

还有点想开车
明世隐x庄周
诸葛亮x庄周
孙尚香(女A)x庄周(男o)

想写庄贤者入大唐
用红楼梦的笔法写

【白庄/all庄】在我喜欢的道长面前摔残了怎么办?【1】

和我家病友er的联文!@踏雪尋梅 
ooc不要介意!只是写的玩玩而已
华山李白x武当庄周
有微量all庄汤底

1L 华山一哥
事件如题,我现在特别想把怂恿我去跳金顶的暗香成男按在地上摩擦。
2L 我就吃个瓜
哇,有戏,lz能再讲详细点吗,不然不好根据情况分析
3L 华山一哥
是这样的,我喜欢一个武当道长很久了,最近一直都在找机会刷他的好感度,就暂且代称他为z好了。
昨天我看到他没上线,就去暗香找我对头h插旗,结果他拒绝了,问我敢不敢去武当金顶跳楼,我仗着z没上线,脑子一热就答应了。
不出所料,我俩都摔残了趴在地上。我突然脑子一抽,说要不要比谁爬的快,h一看周围没多少人,大部分都是npc就同意...

先知(片段)

大概是以后的一段片段因为没cp向就不打tag
上学手机被收了,全写在本子上了(捂脸)
抽空会放上来
有原创角色注意

庄周本来灰暗的记忆突然鲜活了起来,外人前冷冰冰的父亲坐在钢琴前,阳光下的侧脸微微有些柔和,指尖倾泻而出的是亨利八世的《若使真爱统治》,不苟言笑的母亲此刻也柔柔的微笑着,双手按着她微隆的腹部。
他呢?自己在哪?
庄周微微皱眉,他无法将生来灰暗的自己安插在这个美好的画面中。
突然一个小男孩跑了过来。“妈妈。”他听见了自己幼年的声音。
母亲笑着看他把耳朵贴近自己的肚子,揉揉他乱蓬蓬的短发:“子休很快就有了一个小妹妹呢。”
庄周看到自己懵懂地眨了眨眼,期待地听着母亲肚中另一个生命的律动。
多么美好啊!
“砰—...

【all庄】惠施喵的失宠之路[上]

ooc注意
辣眼睛注意
私设注意
OK???

1
惠施是庄周家的主子,准确说是庄周家曾经的主子,家里除了他就只有一只叫鲲的狗,蠢里蠢气,惠施最看不惯他一看到庄周就凑上去,还试图往庄周怀里拱,哼,知不知道那是他惠施的专享宝座!

庄周是一个作家,每次坐在电脑前码字时,惠施总要牢牢霸占他的大腿,庄周对此有些无奈,但也随他去了,这时鲲就在下边安心地当脚垫,庄周就这样愉快地码着字。

直到有一天,惠施从庄周身上闻到了别的动物的气息,他这才从庄周跟他精心准备的猫粮中抬起头来,意识到庄周回家码字的时间越来越短了,果然是外面哪个小妖精绊住了他男人的脚,惠施气的牙痒,不理庄周好多天。

庄周有些苦恼,好歹鲲的懂事给...

© 放飞自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