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飞自我

这儿笃梁离
all庄all叶all耀主食
最近all庄only,写文极度我流,吹子休上天的那种

【惠庄/all庄】男默女泪!贤者失眠竟是因为……

ooc注意 辣眼睛注意
私设一大堆
惠施人生赢家x
OK???

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庄周贤者躺在稷下的大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觉得自己的梦境绕来绕去也就那样,一点趣味都没有。

于是他就做了一个让他无比后悔的决定——到别人的梦里去蹭一晚上,就这样他愉快地蒙上被子躺下了。
1.
刚踏入李白的梦中,他就看到了红艳艳的一片,而自己正坐在一张柔软的大床上,庄周觉得触感颇好,就在上面滚了两圈。

突然他意识到了什么坐了起来,他看着这喜庆的红色越看越觉得不对劲,他僵硬地回过头望向床上的被单,那个囍字怎么看都让人觉得不舒服……

好像有什么不对……

他突然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也是这应景的红色……

李白这崽子梦见了啥……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突然一个人从背后搂住他,满身的酒气庄周不回头也知道是谁。“夫人就这么着急,连自己的盖头都先揭了,嗯?”那人在他耳边呼气。

夫人你个鬼啊?庄周有那么一瞬间僵住了,身后的人没给他消化这个信息的机会,直接把他翻过来压倒在床上。

“等等,太白……”庄周躲闪着李白的亲吻,双手抵住他的胸膛把他推开,“你难道没有弄错?我可是个男的啊?”

李白被他推开后一脸委屈:“夫人难道不记得了吗?在秦王宫你拒绝了扁鹊,在蜀地和诸葛亮一刀两断,还和韩信绝交,就为了今天这个婚礼。”

等等,这信息量有点大啊……

“夫人别想了嘛……春宵一刻值千金,咱们别浪费了!”李白不等庄周反应就低下头给他一个深吻,再把他压倒,手指灵活地探进他的衣内。

不等李白有下一步动作,庄周这边就被这剧情吓得滚了床,生生给摔醒了。

可怕!庄周抖了抖换个目标继续他的睡觉大业。
2.
第二个他决定选择了他的好友扁鹊,他自认为扁鹊在梦中应该会待他不错。

梦境告诉他,他想的太甜了……嗯确实很不错……做体检把他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检查了一遍。

庄周趴在病床上有些无奈,这不是他的梦境,一切都要跟着梦境主人的安排……

比如,此时,此刻,他正光溜溜地趴在病床上等着扁鹊进行检查……他该万幸,这体贴的好友给他了一个毯子盖住了下半身……

当扁鹊靠近他的时候,他明显觉得扁鹊呼吸有几份沉重。扁鹊带好听诊器,用冰冷的另一端来探测他的心跳。

不知道是有意无意的,庄周感受到自己的乳//尖被冰冷的仪器划过,他差点因为这一点小小的刺激而蜷缩起来。

“呼……”扁鹊放过了他两颗上半身已经挺立起来的软粒,一直顺着往下检查。

“子休?”庄周被扁鹊叫回了神,“你的脸好红,是发烧了吗?”还未等庄周回应,扁鹊就又接上一句:“你等等,我给你测测体温……”

庄周就这样把拒绝的话吞回肚中,看着扁鹊急急忙忙地去找体温计,现在他只想躺在这张病床上好好休息一下,冷茎下来。

“子休,没找到体温计……”扁鹊拿着一样和体温计相差无几的东西过来,“就用肛温计代替一下吧……”

“哐当——”庄周再次从梦中惊醒滚下床……

算了,再换一个吧……
3
这次他选择了韩信,其实是想从梦中挖韩信黑历史。

但他发现这个家伙也在做春梦!主角之一也是自己……

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白龙被一只鲤鱼绊住了脚,从鲤鱼还是个萌萌的小团子时就对他欲行不轨,用糖果换亲亲抱抱这种事常有。

庄周木然着脸,看着自己的小短腿小短手,再看看身边韩信的大长腿(……),知道来硬的自己肯定拼不过他,不如就让他占点小便宜。

还好韩信没他想象的那么禽兽,顶多就是摸摸亲亲这样。庄周就这样在他的梦境中安然地成长为少年……

一天晚上,韩信和往常一样搂着他睡觉,睡前,他衣衫半解,直勾勾地看着他说:“子休啊,重言哥哥该教你一些大人的事了。”

“什么事?”庄周试图装傻。

韩信微笑着把缩在床角的他扯到自己的怀里,抽出他衣服的腰带,扒下他的裤子,直奔主题。

庄周再一次从床上滚下来,惊醒了……

他一脸漠然地选了第四个看似靠谱的人……
4.
其实庄周不信邪,难不成今天晚上集体做春梦不成?

事实告诉他是的……

诸葛亮是个善于将所学的知识运用好的优秀学生,比如他的梦境,就运用了前不久庄周给他提到过的abo世界……

作为一个装b的Omega,庄周为了逃过被标记的命运,按时服用抑制剂。

但这样有用吗?有用的话,诸葛亮就不用出场了吗……

于是在某一天,抑制剂非常巧合的用完了,庄周也非常巧合地发情了,诸葛亮也非常巧合地路过了……

然后就是彻夜鼓掌……事后庄周还神奇地怀孕了……

当诸葛亮一脸甜蜜地揉着庄周的肚子,告诉他他要做妈妈时……

庄周从床上滚了下来……
5.
今晚集体发春

就连他每天骑的鲲er也妄图骑在他头上

还在梦中玩仆x主的play

这样下去迟早完……
6.
“这就是你大半夜来钻我被窝的理由?”惠施嘴角轻微地抽了抽,望着被子里缩成一团的庄周有些无奈,“连鞋子都不穿就跑出来了?”

“怎么?”庄周大大咧咧地霸占着他的床,“难不成你还能把我怎么样?我在那边待下去,不知有多少男人晚上会爬我床?”

惠施有些头疼地揉了揉脑袋,推推庄周,示意他让个位置给自己。庄周爽快地翻了个身,盯着他的脸说:“今晚是不是集体做春梦啊?惠施你会不会也做春梦啊?”

“不会,”惠施上床后没急着躺下,反而把庄周拉起来,“毕竟他们在梦中做的事,我在现实中就能做。”

“庄贤者半夜来扰我清梦,不给点补偿,我可不会罢休呢……”

“……”

——end——

评论(10)
热度(398)

© 放飞自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