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飞自我

这儿笃梁离
all庄all叶all耀主食
最近all庄only,写文极度我流,吹子休上天的那种

【all庄】惠施喵的失宠之路[上]

ooc注意
辣眼睛注意
私设注意
OK???








1
惠施是庄周家的主子,准确说是庄周家曾经的主子,家里除了他就只有一只叫鲲的狗,蠢里蠢气,惠施最看不惯他一看到庄周就凑上去,还试图往庄周怀里拱,哼,知不知道那是他惠施的专享宝座!

庄周是一个作家,每次坐在电脑前码字时,惠施总要牢牢霸占他的大腿,庄周对此有些无奈,但也随他去了,这时鲲就在下边安心地当脚垫,庄周就这样愉快地码着字。

直到有一天,惠施从庄周身上闻到了别的动物的气息,他这才从庄周跟他精心准备的猫粮中抬起头来,意识到庄周回家码字的时间越来越短了,果然是外面哪个小妖精绊住了他男人的脚,惠施气的牙痒,不理庄周好多天。

庄周有些苦恼,好歹鲲的懂事给了他一点安慰,最让惠施生气的是,他居然允许鲲在他卧室的毯子上睡觉了!明明庄周的卧室是他独享的地方好不好!

他一定是不爱我了,惠施委屈巴巴地啃着小鱼干,怨念地盯着餐桌边正在吃早饭的庄周,直盯得庄周发毛。

2
惠施的预感一点没错,他趴在窗台上晒太阳时,看到楼下庄周笑眯眯地从一个蓝发人类雌性手中接过一个笼子,还很开心地告别。

惠施气鼓鼓地盯着门口,庄周推开门,鲲一下子扑上去了,庄周揉揉他,把手中的金丝鸟笼放到窗台上,笼中有一只漂亮的白鸟,尾羽甚是好看,好看到惠施想把它拔下来。

“这是李白,”白鸟亲昵地蹭蹭庄周伸进笼子逗弄他的手指,“你们以后要好好相处哦!”惠施傲娇地躲过了庄周试图抚摸他的手,倒是鲲一本正经地叫了两声表示答应了。

惠施凑近庄周嗅了嗅,发现庄周身上多了另一个猫的气味,但和社区里流浪猫的气息没一个相符的,他发誓要把那个谁家的妖艳贱货给找出来,但当务之急是把这只碍事的白鸟赶走。

在成了精的惠施的认知里,鸟类大多渴望自由,不愿被关在笼子里,李白一看就是那种野心勃勃企图一飞冲天的那种,于是半夜他和鲲密谋,把金丝笼的钥匙偷出来了。

当他打开笼门时,还贴心地打开了窗户,然而,李白鄙视地斜了他俩一眼,又自己用爪子把门关上了……

惠施:……

惠施认为李白一定是在装清高,于是他故意没锁门没关窗,就和鲲去睡觉了,他断定李白一定会当晚飞走。

第二天,惠施懒懒地从猫窝起来,慢吞吞地爬到庄周为他准备的猫粮前,当看到空荡荡的鸟笼,惠施开心极了,一连吃了好几口猫粮,但当他看到庄周的餐桌时,他口中的猫粮全掉了下来。

李白那个妖艳贱货居然站在一个盘子边与庄周在一张餐桌上吃饭,吃完了还啾啾啾地绕着庄周飞了两圈,最后停在了庄周肩上。

从此庄周码字时,肩上多了一只小白鸟……

惠施暗地磨了磨爪子,决定在未来的某一天把这只白羽鸡的毛拔光……

庄周自此多了一个清洁任务——清理每天掉落的鸟……

3
这一次,庄周直接抱了一只小奶猫回来了,惠施怎么看他都不爽。

“这是孔明,我的同事要出去几天,就把他的猫托付给我了,”庄周温和地介绍到,一面顺了顺怀中小奶猫的毛,小奶猫依念地喵了一声。

庄周把诸葛亮放下后,惠施闻了闻小奶猫身上的味道,果然和前几天庄周身上的一模一样,就是这个小妖精!

诸葛亮似乎非常依赖庄周,庄周一离开他太久就急切地喵喵叫了起来,那一声声直叫得人百般焦灼,庄周实在是放不下他,于是码字时,惠施的位置就换成了诸葛亮。

惠施自我安慰着,至少能和庄周睡一张床的还是只有自己,不久后,他就发现床上不断出现了诸葛亮的身影……

一天庄周外出了,诸葛亮也不叫了,平时那副柔柔弱弱的样子全不见了,身手矫健,在惠施大战李白时,浑水摸鱼,扯下几根李白翅膀上的羽毛。

原来是个白切黑!惠施震惊不已,这个小妖精伪装真有两手。于是他伺机寻找机会,暴露诸葛亮的真面目,但计划是成功了,惩罚在诸葛亮那一声委委屈屈地喵中被取消了……

从此家中偶尔也有猫毛也需要清扫了……

TBC

大家帮我想想韩信以什么动物出现比较好xx还有张良xx

评论(8)
热度(131)

© 放飞自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