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飞自我

这儿笃梁离
all庄all叶all耀主食
最近all庄only,写文极度我流,吹子休上天的那种

想追的话赶紧的

我终于憋出了一篇

ooc严重

亚瑟大一,王耀大三

OK?








亚瑟拿着书挡着自己的脸,悄悄地看着他的暗恋对象——前排那个梳着小辫的中/国人,他的学长。

任谁都知道,这个人就是全校女生最想嫁的对象之一——王耀,他那温润的性格,优异的成绩,还有个不错的外表,最重要的是生活技能Max,简直就是一个贤妻良母好丈夫。

亚瑟其实从高中起就一直暗恋着他,只是一开始没发现,只是当作是对前辈的敬佩,然而当他发现自己真的是个基佬时,王耀已经毕业了。

这是个悲伤的故事。

每天上自习时,王耀两边的位置都是兵家必争之地,每天都有无数的仰慕者对这两个地方虎视眈眈,经过亚瑟近些天来地统计,位置已经开始变成了专属的了,王耀身边已经有一个星期是学校的数学系的系花艾米丽和文学系的系花安娜了。

亚历山大啊,亚瑟无奈地叹了口气,追妻之路太漫长了啊!他有些幽怨地盯着王耀的后脑勺,似乎想让王耀感受到自己的怨念。

王耀似是被盯着有些不舒服,朝亚瑟这边望了一眼,亚瑟急忙拿起书做伪装,装作在认真听讲的样子。

但却偷偷发现王耀在笑,然后王耀看了看身边两位美女,一副了然的神色,朝这边做了几个口形,亚瑟一下就明白了是“想追的话,赶紧的吧”。

亚瑟这才发现自己因为动作太慌张,书都拿倒了,再看看自己坐的倒数第几排几乎没什么人,就立刻明白了王耀的意思。

喂,我想追的是你啊baka!

 

 

 

 

 

艾米丽是亚瑟的表妹,亚瑟经常通过各种方式,旁敲侧击地从她这里打听着有关王耀的消息。一段时间下来,亚瑟就知道了王耀的喜好,特长以及一般某个时间点会出现在哪里。

“Hey,亚蒂你来了,”艾米丽笑眯眯地看着亚瑟,“heroine 最近看上了一款新型的口红。”艾米丽每次出售情报都会从亚瑟这里收到东西,一开始是亚瑟送,到后来就是艾米丽主动要求。

亚瑟任命地献上了银行卡密码,任艾米丽在手机支付宝上捣鼓了一阵子,然后一本正经地开口:“说吧,如果不是什么有用的事,你和阿尔一个月的伙食都由我负责。”

艾米丽手一抖,险些输错了密码,她干笑几声,然后放下手机,悄悄地凑到亚瑟耳边:“王耀最近参演了一部话剧,就是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你可以拿本书去哪里来个偶遇或者搭讪……”

后面的艾米丽不说,亚瑟也明白了,他仿佛看到自己成功后,迎娶王耀,走上人生巅峰的日子,整个人都有些飘飘然,当他走出教室时,他回头问了一句:“你怎么又要买口红?”他记得艾米丽已经有很多化妆品了。

“哦,那呀,”艾米丽依旧捣鼓着手机,头也不抬地回答说,“昨天看到蠢熊妹买了新型的唇彩,说是周末出去玩时用的,heroine可不能输给她。”

“周末出去玩?和谁?”“老王啊。”“……”

一直充当卧底的表妹叛变了怎么办?急,在线等!

 

 

 

 

 

亚瑟坐在学校的大会堂中,手上拿着莎士比亚的诗集,假装在认真看书,实际上是在偷偷地瞄着台上的彩排。

然而王耀迟迟未出场,这让亚瑟显得有些扫兴,但只能偷偷摸摸地瞄着台上的动静,看看王耀上台了没有。

但没多久,他就显得昏昏欲睡,亚瑟昨天晚上一直处于对计划实施的激动和对表妹叛变的忧虑中,很晚才睡着的,现在本正是午睡的时间,却又硬撑着跑来看彩排而且心上人又没出场,自是疲倦的不行。

但亚瑟一想到王耀还没出场,但说不定下一刻就出来了就一个激灵醒了,眼神不自在地往台上瞄,但依旧大失所望。

悄悄睡一下应该没关系吧?亚瑟想着反正离耀出场还有一会儿呢,好在会堂中的人并不多,亚瑟就把书盖在脸上睡着了。

在迷迷糊糊地睡梦中,亚瑟感觉有书突然离开了他的脸,伴随着一阵熟悉的笑声,他一下子就醒了,侧眼望去,王耀就站在他身边,手上拿着那本诗集,嘴角噙着微笑。

“我怎么能够把你来比作夏天?你不独比它可爱也比它温婉……”王耀就这么读了出来,亚瑟这次发现自己光去瞄王耀是否出场却没注意自己翻到哪里了。

结果翻到了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那可是情诗啊!

亚瑟用手捂住红着的脸,从指缝中看着王耀的反应,王耀读完后伸手揉了揉他的金发,将书递给他,说:“若是看上哪个女孩想追的话,就赶紧的,干坐在这儿学情话,可是没作用的哦,柯克兰同学。”

王耀黑色的眼中闪着几分皎黠,让亚瑟陡然想到了以前养的黑猫。等亚瑟回过神来,王耀已经放下书离开了。

等等耀,我今天准备好搭讪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呢!

 

 

 

 

 

亚瑟整个学期下来可是彻底懵逼了,他好几次想和王耀搭话,都因为不同的原因失败了,比如说自己的蠢表弟来借钱啊(事后阿尔吃了一个月的死扛),或者因为红酒混蛋来找王耀谈美食啊(听说弗朗在事后一次午餐后被送进了医院),也有时是安娜来找王耀。

亚瑟看着王耀和安娜打得火热的样子,怀疑他们俩是不是一对,如果是的,就必须采取措施先让他俩分手。

结果一学期下来,情商低的亚瑟先生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只能鼓足干劲,下学期继续努力。在暑假期间,艾米丽兴冲冲地跑来问他去不去参加party,“王耀他也会去哦~”冲着这一句,亚瑟去了。

然而他现在看着端着酒杯正和安娜聊得有说有笑的王耀不知所措,不那边的毛妹放开我家媳妇言口言!

“你还打算晾他多久呢,阿耀,”安娜往盯着这边看面露悲伤的亚瑟看了一眼,紫色的眼底满是笑意,“真是看得阿妮娅都心疼了。”她晃了晃酒杯抿了一口,嘴角的弧度倒看不出她有半分心疼,反而很享受捉弄人的过程。

“那你打算和阿尔冷战多久呢?”王耀拿酒杯往某处点了一下,那里阿尔弗雷德正阴沉着脸看着这边,“你俩一直分分合合,也该安定下来了吧?安娅。”

“那个脂肪团简直不可理喻,真不知道他的脑中是不是塞满了蓝蓝路。”安娜不满地跺跺脚,高跟鞋与地面碰撞的声音在这嘈杂的派对中并不起眼,反而像是恋人之间的撒娇。

王耀望着向这边走来的阿尔无奈地笑笑,用仅安娜与自己听得到声音说了句“安娅祝你好运”就在角落中寻了个安静的地方坐下。

亚瑟也跟上去,他没看到安娜最后被阿尔扯走了,只是在王耀对面坐下,几次张嘴想说什么但最终还是闭上了嘴。

“怎么了,柯克兰同学,这样子是告白被拒了么?”王耀挑挑眉,看着对面亚瑟纠结的面容说道,“说出来让学长开导开导你。”

才不是啊baka!亚瑟正准备开口却听到对面传来一声“想追的话,赶紧的”,亚瑟转念一想,准备开口解释:“王耀学长,我……”

“我说的是我。”话未说完就被对方打断亚瑟露出一副惊讶的表情,一下子对上王耀那对笑意盈盈的黑眸。

但亚瑟很快收敛起惊讶的神色,越过桌子轻轻地握住王耀的一只修长的手,在上面留下一吻“Yes,I will try my best。”

—————THE END—————


评论(5)
热度(54)

© 放飞自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