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飞自我

这儿笃梁离
all庄all叶all耀主食
最近all庄only,写文极度我流,吹子休上天的那种

【酒鱼/白庄】假如你肯看我

ooc注意

双向暗恋

ok?




李白斜靠在椅子上,毫无疑问这个宴会中大多数人的焦点都在这位才子兼校草身上,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跟着身边的女生聊着,毕竟他的注意力根本不在这。

这是农药高中毕业前最后一次狂欢,不少人都在这个宴会上光明正大地成双入对了,当然还有不少人在这里公开出柜。

李白望着昏暗角落被刘邦按着啃的挚友韩信,心里暗骂了这个背叛组织的人,面上依旧微笑着面对每个前来聊天的女生。

他关注着远处沙发上与嘈杂的环境格格不入的庄周,他是除了那些情侣之外唯一一个没看他的人,也是他最期望与他对视的人,此刻庄周正拿着一本书,似乎沉迷于书中的内容,对身边的情况毫不关心。

李白知道只要庄周肯向他看一眼,他就立马会抛弃身旁的莺莺燕燕,立即向他走去,以此为话题再不顾一切地给他一个深吻,就像刘邦对韩信一样。

可是,我的好子休,你为什么不看我呢?难道书中的内容比我更吸引你?李白有些怨念,但还是按不住内心的期待 ,不时用余光瞟着他。

庄周手心里冒着汗,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他尽力不去看李白,他知道全场的焦点都在他身上,只有作为唯一一个不看他的人,才能引起他的注意。

他觉得自己再不看李白,自己内心就无法淡定下去了,可若是他并没注意自己,那忍耐不久白费了。

余光瞥见李白正在与身边的女生谈笑风生,庄周觉得自己很傻,但他依旧保持这个僵硬的动作,渴望得到李白的注意。

“姑娘们可否能给我们一点私人谈话的时间?”好不容易摆脱刘邦的韩信一副哥俩好的样子搂住李白,“只一会儿。”身边的女生调笑几句后都一哄而散。

在看不到的地方,李白狠狠地砸了韩信一拳头:“韩重言,你怎么能背叛组织率先脱单!”

韩信也毫不示弱地回了一拳:“我靠,我这次是来帮你的,你却给了我一拳头。”他拖拉着李白,试图把他拉到庄周身边,奈何李白扒住宁死不屈。

韩信只好指给他看:“装都跟个纯情小处男似的,你看你看,庄周的书都拿反了,他肯定对你有心思。”

李白摇摇头:“说不定他是对别人有心思呢……”学校早有传言,庄周与扁鹊走得很近,但凡有学术问题,庄周都会去找扁鹊。

况且现在他已经看到扁鹊走向了庄周。

“怎么了,不去找李白告白吗?”扁鹊抽出他手中的书,“瞧你紧张得书都拿反了。”

“啊啊啊???”庄周这次意识到自己这个天大的错误,他只但愿李白没有注意,下意识间挑头看向李白。

“你看你看,”韩信用手肘顶李白,但李白似乎毫无兴趣,韩信只好换个法子,“啊,扁鹊这是要干嘛?把书抽走是准备和庄周告白吗?”

李白猛然回头,却与庄周的目光不期而遇,两人皆是一愣,但很快移开目光。

“知道了?”韩信顺手从桌子上拿起一杯果酒,李白没理会他,径直走向庄周。

“好运。”扁鹊拿着书离开了,独留庄周一人坐在沙发上,庄周看到了李白向自己走来,有点局促不安。

李白顺势坐在庄周身旁,拉起他的手:“子休,我心悦你。”庄周回扣他了的手:“我知道。”


end



肉多了来点清水xxx




评论(1)
热度(62)

© 放飞自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