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飞自我

这儿笃梁离
all庄all叶all耀主食
最近all庄only,写文极度我流,吹子休上天的那种

【all庄】血引

第二个西幻梗

暂定cp酒鱼,鲲庄,亮庄以及邦信

预告注意

ooc注意


“那么,你绑住我是想知道什么?”庄周试图挣脱身上层层叠加的言灵,金色的咒文把他捆的牢牢实实,“我不过是个小小的教区主教,福音大人何必这样为难我?”

“我,听说,”张良慢斯条理地擦擦眼镜,“教廷曾有一个计划,几乎所有的高层主教都参加了,后来,这个计划又无声无息地暂停了……”

庄周饶有趣味地听着他讲述,似是第一次接触到这么机密的事情。“其中,主导计划的几位基本上都已不在,不是下落不明即是被人暗杀,”张良微微一笑,“庄周,庄子休,庄子休贤者刚去世,庄周主教就出现,这两个人若没一点联系我可一点都不信……“

“所以,你就绑了我?”庄周换了个舒服点的姿势躺下,“那你们又为什么把阿鲲偷走了呢?他可是与这件事一点关系都没有。”

张良缓缓逼近,手掐住他的脖子:“那个计划是制造一种将人变成血族的药物,注射后的人如果成功的话就是能站在阳光下的血族,但计划失败了,即是这样应该仍有极少的实验品依然留在人间,甚至在教廷中!”

庄周眯起鎏金眸子,丝毫不在意脖子上的威胁:“看来你狠下了一番功夫调查啊,不过我对这个计划一无所知,毕竟我每天有一大半时间都在睡觉呢……”

张良收紧了手指,看着身下的庄周有些痛苦地挣扎:“你恐怕也脱不了关系,老夫子是主导者,姜子牙是指导者,扁鹊是实施者,墨子是协助者,你,再不济也是个旁观者吧?”

他放开庄周,庄周剧烈地咳嗽了几声,靠近张良,在他耳边轻轻说:“我啊,是这个计划的监督者……”

张良还未反应过来,就觉得肚子上被重重的一击,他被迫滚向一旁,庄周优雅地抖抖衣服:“你确实不错,收集了不少情报,只是单单漏了最致命的一点——任何控制系的技能对我无效。”

张良刚想起身,却被金色的蝴蝶团团围住,动弹不得,庄周站在宽大的窗户前,白色的主教长袍随着夜风抖动。

“那个计划的确有成功的实验品,准确说是一个是完整品,另一个是半成品,”庄周斜靠在窗框上,“半成品是秦国的白起,而成功品则是我的鲲。”

“哈……看来我赌对了,以韩信的实力,鲲是无法逃脱的,”张良狼狈地笑了笑,但很快他的笑容就凝固了。

庄周轻蔑地一笑,纵身一跃,长袍勾起一道优美的弧度,张良身边的金色的蝴蝶也消失了。

“我们参加这个计划的人都会死,这……只是时间问题。”庄周悠悠的声音飘荡在房间里,张良冲到窗边,却看到一道黑色的影子闪过。

蓝色的长发被束成高马尾,在风中飞舞,血红色的眸子不带任何感情地瞟了他一眼,他接住了庄周。庄周侧过脸,修长的手指抵着嘴唇做了个噤声的动作,鲲黑色的翅膀微微一晃,消失在夜色中。

张良陡然倒吸一口冷气,似乎意识到自己接触到了一个禁忌的领域。


评论(2)
热度(88)

© 放飞自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