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飞自我

这儿笃梁离
all庄all叶all耀主食
最近all庄only,写文极度我流,吹子休上天的那种

【all庄】先知(1)

挖坑无极限
ooc注意
要什么庄有什么庄x
第一章走剧情




庄周安静地坐在椅子上,乖巧地回答着医生的一个个问题。他知道,所谓的每月检查只是一个走过场而已。
他没有疯,他只是能比别人多看到一些东西,例如某人的生平,再比如某人的未来。
但他的这份能力让人们对他避之不及,没有人愿意自己所以的隐私暴露于别人眼下。
所以他们称呼庄周为疯子,甚至将仅有六岁的他送入精神病院。
“哗啦——”庄周刚推开门,一桶脏水就泼在他身上,他面无表情地拿下头上的水桶,闻到自己身上那股恶臭味也仅是皱了皱眉,一言未发地走开。
“哟,这疯子怕是傻了吧,这样也不还手?”庄周闻声望去,是医生家属中的一群孩子,领头的那位已经三番五次地给他下绊子了。
领头的孩子王被庄周的眼睛盯着有点发毛,那双鎏金色眼睛仿佛能洞穿他整个人,但他硬着头皮吼道:“你看什么看啊?你不过是个没人要的疯子!”
身旁的孩子也开始起哄。“你们在干什么?!”鲲怒气冲冲地跑过来,他不过刚离开一会儿,没想到自己的小主人又被欺负了。
孩子们顿时一哄而散,鲲还想追上去,却被庄周拉住了。鲲心疼地拿出手帕替他简单擦擦脸上的污渍,将他抱回房间中。
鲲替他清洗一番后,细心地替他擦头发:“为什么不反抗?”语气里透露出丝丝心疼,自鲲被稷下调来照顾庄周,他已多次目睹了庄周被别的孩子欺负。
但奇怪的是庄周每次都没反抗,只是静静地离开了。鲲立刻将自己的小主人归结为软弱无能的一类中去了。
鲲以为这次依然不会得到庄周的回答,转身准备再去拿条干毛巾,却听到身后庄周幽幽地说:“我不会同将死之人计较……”
鲲心下一惊,转身望向庄周,庄周依旧坐在那里,仿佛只是在阐述一个平常的现象。房间里光线有些昏暗,鲲觉得庄周的眼睛似乎在微微发光。
“过不了多久,”鲲的衬衣对于庄周来说太大,庄周只好将袖子一点一点卷起来,“x楼的一个快要痊愈的病人会发疯……接家属回家过节的大巴士已经多年没有年检,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翻在路边……y楼的灭火器也已过期多年……”
鲲将不安的情绪全部都压下,找了条新毛巾替庄周擦干头发。

不久后,稷下就派人来接庄周去另一个精神病院,那里的环境要比这儿好的多,庄周没有反对,只是坐在病院的天台上俯视着就病院的全貌。
“你在看什么?”收拾完东西的鲲有些好奇,自上次庄周说出奇奇怪怪的话后,他们的交流仅是一些日常的类似于“想吃什么”、“饿不饿”这样的。
“火,”庄周比划着,“从南面的y楼烧起,护工拿起灭火器却发现过期了,医生和家属们尖叫着涌上巴士,最终巴士翻倒在路边,一人不剩……”
庄周站起身,指着这片区域:“这么偏僻的地方……救护车和消防队难以及时到达……最终只留下了了烧灼后的废墟……”
“走吧?”庄周看到来接自己的车子到了,提醒着旁边听得一愣一愣的鲲。鲲这次回过神,提着行李跟在庄周的后面。
刚离开的不到一个月,就传来旧病院被烧毁的消息,从仅存的监控录像中,鲲看到了庄周口中的浩劫。
他有些僵硬地回头看向桌边正在吃甜点的庄周,他似乎毫不受新闻报道里的影响,还向看他的鲲俏皮地眨眨眼睛。
太可怕了……鲲立刻换了台,意识到自己照顾的是怎么样的一个怪物。

评论(11)
热度(127)

© 放飞自我 | Powered by LOFTER